叶㚢

很高兴能被您喜欢
伪杂食,大部分安利都可以接受
(人格):杰佣,欺诈组,园社,裘前,蝶盲,机盲,黄佣,裘前
雷区:除了我吃的其他都雷ヾ(:3ノシヾ)ノ

【雾与荆棘】


※年上,半养成


     “萨贝达,过来。”

     杰克揉着被奈布染成银白的头发,一向自认为好脾气的杰克也恼怒了,他极少直呼奈布的姓氏,可见确实是非常生气了。杰克忍耐着,只是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额角暴起的青筋和佯装和善的表情相反。再看始作俑者奈布,他整个人被套进一件宽大可爱的兔子睡衣里,他不安的捏着衣角,一缕俏皮的焦糖棕发垂落,灰蓝色的眼睛里蓄满了豆粒大的泪珠——多么惹人怜爱、纯真无邪的样子。可杰克知道,他的小奈布,外表可是极其具有欺骗性的,隐藏在那张天使般的脸蛋儿下的,是比恶魔还要邪恶、诡诈的本性。


     “杰克叔叔,对不起……”


     两颗小虎牙被小心的收敛起来,奈布将染发剂藏在身后,鼻尖通红的似乎是刚刚哭过了。他跨坐在杰克的腿上,蘸了一点染发剂的手指,光明正大的在杰克的脸上画了一个小心心。食指挑起杰克的银发,放在鼻尖轻嗅,玫瑰洗发水的香气萦绕在鼻间,奈布嘴角弯弯,脸上还未褪去的婴儿肥压弯了眉梢,两颗小虎牙再度露出。


     “黑色太拘束了,杰克叔叔,”奈布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杰克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睛里一片深色,“我最爱的银色才适合你,你觉得怎么样?至少,我很喜欢。”杰克气极反笑,这只猎物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趣,熟练的将撩拨和安抚融为一体,用暧昧浅显的话语挑逗着他,但在某些方面来说,却又干净的不染一点情色。


     奈布将兔子睡衣的连体睡帽扯下,从杰克腿上下来,慵懒的趴在沙发上,国王似的命令杰克去给他做饭。好,想吃什么——杰克在奈布轻声低语,吐息将他的耳垂染上薄红。见到此状,杰克更是恶趣味的朝奈布耳边吹了口气,换来了人嫌恶的一瞥,可脖子却也是红透了。

     杰克愉悦的挑眉,心里暗自盘算着已经扳回一局。与人视线聚集的一瞬,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羞恼,被杰克察觉后,面上窘迫的神色一闪而过。电话声响起,奈布顺手替杰克接了。

     “哦亲爱的杰克先生,能否赏脸参加芙拉美的宴会?芙拉美相信你不会拒绝的。”

     甜美得发腻的尖锐女性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那声音在奈布听来,就像是劣质香水和香槟玫瑰混杂的气味。更贴切的来说,这与老女人故作娇柔的、令人齿冷的怪异声音别无二致。奈布撇嘴,这种老女人也是杰克那家伙的菜?真够重口的。杰克轻压在奈布的身上,将电话从他的手中拿走,食指抵在唇上,杰克冲着奈布轻眨了眼。

     嘘——

     “那还真是在下的荣幸呢,美丽的芙拉美女士。”

     果然,电话那头的老女人几乎无法抑制喜悦,故作温柔的让杰克直称自己为“芙拉美”。奈布更是鄙夷杰克的审美,还不等电话挂断,索性转身走人,空气中弥漫着枪药的铁锈味——可奈布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的……嫉妒。

     嫉妒、愤怒、恶心的情绪一涌而上,奈布浑身打颤,他将脸埋在双膝之间,蜷缩在一个角落里。黑暗封闭的小屋子,连空气流动都变得沉重、缓慢,恍惚之间,他似乎又能看到女人歇斯底里的喊叫和男人举起棍棒的身影。没人来救他——即使是拼命呼喊到嗓子干哑疼痛,明知无力却还是挣扎着想要逃离男人的魔爪。

     疼——好疼——

    液体滴在地板上的声音渐渐清晰,奈布靠着墙,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整个人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冷汗浸湿了衣服。地上细细碎碎的残影更像是梦魇的利爪,叫嚣着将奈布拖入深渊。呼吸变得困难,奈布已经没有力气移动了,他耗尽全身的力气抬起手,手指指向的地方是门口。

     “救救我……救救我……”

     我最后的救赎——

     “杰克……”

     【依赖与救赎】


——————————————————————————————————————



某些群,有了新人不重视,欢迎一下完事了,新人觉得自己没存在感,找话没人理,然后就退了,tmd那些人又开始bb没新人,各种各种难受,我真的服了,恶心死人。

【雾与荆棘】






※杰佣(理发师30x弹簧手16)
※年上,半养成



     薄雾浓云,灰暗的天空无端生出一种压抑,空中飘着细细的小雪,风使肆虐卷过。紧闭的门窗,异常冷清的繁华街头,夜幕即将来临,却只留了几盏孤伶的灯火。

     奈布独自坐在街巷里的破箱子上,他戴着雪白的绒毛围巾,像是雏鸟新生未丰的遍体软茸。纤瘦的白嫩小腿上分布几条青紫的伤口,创可贴扭扭斜斜的贴在上面,却还是不安分的前后轻踢。奈布摸了摸裤兜,掏出几块糖果扔进嘴里,灰蓝色的眼睛盯着路过街巷的每个人,在他们的脸上、身上胡乱扫过。

     很诱惑的目光。

     “喂,那边的那个先生,”那双灰蓝的眼睛在杰克身上骨碌打转,舌尖舔过那颗故意被露出来的白色糖果。最后却被微尖的虎牙咬碎,毫不怜惜的咽下,“带我去你家好吗?”奈布敛起虎牙,装出先前那副人畜无害,看起来颇为可怜的样子。

     大概没人会拒绝他的请求——杰克先是一愣,随后这么想。

     可杰克是最不爱沾惹麻烦的,不假思索的开口拒绝。奈布没有说话,只是斜眼看向那尊‘Day and Night’,他似乎忽视了杰克的存在,对着雕像凝睇。奈布拢了拢雪白的围巾,将身体蜷缩起来,静静等待黑暗笼罩伦敦的每一个角落。杰克来了兴致,这个少年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单薄,他的身体里藏着狂野的本性。只是他还尚未成熟、不懂控制,才会收敛爪牙。

     “可爱的小先生,我改变主意了,”杰克的目光停留在奈布纤瘦的身体上,“愿意和我一起走吗?”他笑得温和。

     灰蓝的眼睛铺上一层疑惑,奈布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又妥协了,没有思索片刻,就起身扑向杰克的怀里,贪婪的吮吸着男人身上好闻的咖啡香。奈布脖子上的绒毛围巾像是天鹅修长洁白的脖颈,在空中飘出格外美丽的弧度。埋于杰克风衣下的小脸,绽放出诡异满足的笑容,恶魔的翅膀悄然展开,乌黑的羽毛成片凋落。

     【她内在的激情还未苏醒,她真正的、深处的自我尚未成形,只有被狂热的激情激发之后,她才能真正蜕变,绽露出蜷缩的翅膀。就像选手在竭尽全力冲刺前所做的一次深呼吸,她的生命正在停滞的休眠期里积蓄着力量,犹如沉睡的火山,一旦喷发,将地动山摇。】

 
     “奈布知道《苏格兰玫瑰—断头女王斯图亚特》吗?”杰克笑意温柔,握紧了奈布冰凉的手,将它揣进自己的衣服兜里,掌心传来的温暖和男人莫名其妙的温柔,所有的一切都让奈布感到非常不自在。

     “欧洲历史上最美的贵族女子,不列颠历史上最不幸的统治者。”

     “还有,爱情狂徒。”

     那双平淡的灰蓝眼睛里折射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即使半张脸都埋在围巾下,但依然能看出奈布的嫌恶,显然他对“爱情”很是无感。杰克眼底一片深沉,他对奈布的反应感到不满——他所想看到的是黑天鹅的嚣狂恣肆、对欲望不遮不掩的渴求,而不是白天鹅的纯洁淡然、不染尘秽。

     “我们到家了吗?先生。”奈布开口询问,长时间的行走让他的伤口更疼了,结疤的伤口撕裂,从裂缝中渗出丝丝血液,隐隐作痛。奈布的整个膝盖早已狼狈不堪、鲜血淋漓。杰克毫不吃力的横抱起奈布,让他枕在自己的胸膛,心情颇为愉悦。

     “当然,可爱的小奈布,欢迎你的到来,以后我也会多些乐趣了。”

     铁质的大门沉重的关上,奈布贪恋的瞄了一眼门外,却仍是没有动作,安静的蜷缩在杰克怀里,所有的一切都被隔绝。长长的围巾几乎裹住了他的半个身体,像是雏鸟的纯白翎羽,那双掺杂着灰色的蓝色眼睛露出一星半点的不舍。

     杰克给奈布换上自己的衬衫,简单做了一个三明治,就去浴室里洗澡了。淅淅沥沥的水声落在奈布耳里,他没有去着急去吃桌子上诱人的三明治,而是低头看向这双被杰克强穿上的淡粉色的毛绒拖鞋。头部刻意做成了兔子的轮廓,看起来格外可爱。奈布不屑的嘁笑一声,像是在嘲笑杰克难以描述的审美。奈布将脚从拖鞋中抽出,然后踩在了做成兔子的那一部分。

     三明治被拨开,奈布皱着眉,嫌恶的用两只手指夹出里面的菜叶和小洋葱片,闭上眼将他们扔进垃圾桶里,这才开始享用自己的晚餐。

     “不可以挑食哦,本来个子就不高。”

     “你管我。”

     奈布扬眉,吃了两口就放下,挑逗性的看着杰克,将嘴角乳白色的奶酪舔去,鲜红的舌尖和奶酪的反差太大,这种诱惑也的确让人心猿意马。杰克无奈叹息,揉了把奈布柔软的棕发,悄悄在心中诅骂着教坏奈布的人。杰克索性在奈布身边坐下了,看着他将三明治全部吃掉,防止再出现挑食这种恶劣的情况。

     “晚安,小奈布。”

     杰克俯身,细心的将被角掖好,在奈布的额头烙下轻轻一吻,浓郁的咖啡香席卷了奈布的嗅觉,不由得感到一阵安心,也没再抗拒。在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之前,男人温柔的笑容让奈布嘟囔出声——今晚大概会是一个好梦吧。


     晚安。

     【相遇第一天。】

    

皖年无虞


   天挺冷的,鼻尖和婴儿肥的脸一片被冻伤的酡红,连气味的辨别能力都明显差了。我裹上厚厚的羽绒服,本就肉感的身体更是显得臃肿,一股冰凉呵气从口中吐出,霎时间吞云吐雾。简单擦了擦结了霜的眼镜,就胡乱揣进了兜里。

  
   街道说是张灯结彩绝对不为过,礼品店门前立着的圣诞大树上点缀着荧光球,这几乎晃晕了我的眼睛。花里胡哨的广告牌上是当红的女明星,她们年轻美艳的容貌,纤细的身材真让人艳羡——尤其是身材一般般的女性,例如我。


  
   我拢了拢歪斜的围巾,重新将脸埋在温暖的羊毛围巾里,暖意似乎驱散了点通体的寒冷。孤单的背影在这片满街情侣成对中,更显可怜了。


   找到一家偏僻的小咖啡厅,这里被不断压榨修建,最后只剩这么点了,每个人都分外的挤,像个密封的沙丁鱼罐头。我终于到最深处的位置了,然而这短短的一路上,我却没少和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致歉。



   她同样坐在最深处。



   我脱下外套放在椅子上,对着镜子不断补妆,莫名的紧张,害怕她会注意到这里,注意到如此不修边幅的我。酝酿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对她说出了第一句话——


   【那个……你好啊,你为什么坐在这里啊?】


   该死……又搞砸了……



   我迅速低下头,耳尖发热,我从没这么讨厌过自己一紧张就会舌头打结的臭毛病。我听到她若有若无的笑了一声,似乎能感觉到她的视线在我的脸上来回打转。


   【我的朋友们在那边,只不过我不想回去而已。】



   【我骗你的哦,只是喜欢这种咖啡才会来这里。】


   她的声音很好听,中性的低沉嗓音中带着少女的软糯,心情很好的样子,她的尾音上扬,如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这也许就是一见钟情吧?



   【我喜欢你。】



   明明只是第一次见到她,却已经在脑海里跟她过完了一生,细水长流煮红豆,直至暮暮垂老,鬓发苍白。




   【那就在一起吧。】

  
————————————————————————————————————————



   天挺冷的,从手背上大片的红肿印记不难看出,风雪迷了眼睛,睫毛上结了一层细细的薄冰。难得的特别想抽烟,下意识的去摸口袋,却只有一盒空盒。重重的吸了一口冷气,模仿抽烟时的感觉吐出几欲结成冰的冷雾。



   街道说是张灯结彩绝对不为过,礼品店门前立着的圣诞大树上点缀着荧光球,本就受不得刺激的眼睛更是一瞬刺痛。广告牌上的女明星无一不勾起迷人的微笑,她们的娇俏的魅力着实让我惊叹。



   将压在衣服下的长发扯出,我下意识的压低了帽檐,风越来越大了,夹杂着细雪和冰碴。脸被冻得僵硬,我无奈的揉了揉脸,连空气中都散发着鸡尾酒的甜腻气味。



   走到这家偏僻窄小的咖啡厅,与老板娘亲昵的打了声招呼,走进最深处的老位置坐下点了杯咖啡。这家小店经历了众多起伏,能坚持一直来喝咖啡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咖啡豆的醇厚香气倒是抚慰了我急躁的心情。


 
   还有稿子没写完,我在犹豫要不要结账走人,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贪恋这份难得的清净。


 
   我看见那个胖胖的女孩艰难的朝我这边走来,蹭过他人的衣服时,连忙道歉的慌乱模样真是可爱。她脱下外套,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四处游离的眼神被我捕捉,她低下头,耳根赤红。


   【那个……你好啊,你为什么坐在这里啊?】



  【我的朋友们在那边,只不过我不想回去而已。】



   她一副了然的样子,深褐色的眼睛里流转着醉人的荧光,这一双眼睛也许是我见过最美的了。似乎是娇嫩的矢车菊的蓝色,柔和又温暖,又饱含少女的羞怯。



   【我骗你的哦,只是喜欢这种咖啡才会来这里。】



   突然萌生了想要和她在一起的念头。



   【我喜欢你。】


   她的眼神飘忽不定,偶尔落在我脸上的目光却分外坚定。


   【那就在一起吧。】




————————————————————————————————————————






   “送给我所爱的尚无虞小姐。”



   萧皖停下写字的动作,起身为床上睡姿不优雅的无虞盖好被子,在她肉嘟嘟的脸上烙下一枚轻吻,这才熄了台灯,轻手轻脚的爬上床,揽着她的腰沉沉睡去。

  

  

MARIAGE DAMOUR

※满嘴骚话的小奈布
※人形大狗裘克先生

   奈布和裘克在一起了。

   是艾玛发现的。

   她不好意思朝着艾米丽等人打招呼,却没有着急坐下,眼神止不住瞟向那暗紫色的帷幕后。她原本只是抱着一点希望,想从那条小缝中看看是不是自己的父亲,却没有想到这一瞟让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虽然艾玛看不太清,只模模糊糊瞧见一个纤瘦的身影,戴着兜帽。仅凭这两点,艾玛下断定是奈布。

   滑稽可笑的小丑面具被扔在地上,奈布的半个身子都压在裘克身上,一只手撑着椅子艰难的将裘克圈在怀里,另一只手则是拽着他的红色卷发。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气息,奈布招架不住了,脸涨得通红,他一把推开裘克,嫌弃的擦去嘴角的唾液,开口嘲讽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奈布仍然是最晚到的,并且受到了艾玛热烈的注视,她祖玛绿的眼眸闪闪发光,奈布总觉得艾玛有什么不可描述的“爱好”觉醒了。艾玛双手捧着酡红可爱的雀斑脸,时不时还瞟奈布一眼,一副春心萌动的模样。

   奈布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随着这面玻璃碎掉的诡异声响,游戏开始了。

   “啊——”

   啧,是艾玛小姐的声音。

   奈布摸了把枪准备去救艾玛,意外发现裘克这个裤裆都给你贴脸上的贴脸狂魔居然没有守尸。莫非是良心发现了?下一秒,奈布就被厄运震慑了。

   “死瘸子,放老子下来。”

   “不放。”

   “肥仔,瘸子,西红柿,红西兰花,放我下来。”

   “闭嘴,信不信我放你去解机。”

   “行啊,炸你一脸爆米花。”

   “炸一次操一次。”

   “卧槽,你他妈……”

   奈布嘴上不甘示弱和裘克犟,典型的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裘克也懒得和自家一碰就炸毛的小野猫争辩,等人都跑没了,才把奈布放下,扔到红教堂里的那个沾满灰尘、肮脏破旧的台子上。每次来到这儿,裘克都隐约能听见庄重的婚礼进行曲,牧师一贯说的老套誓词。

   “喂,死肥仔,你是不是吃醋了?”

   调笑讥讽的语气和满脸的春意荡漾,裘克嘁笑一声,掐住奈布的脸,恶趣味的在他脸上烙下一枚齿印,粗糙的舌苔反复舔舐过留下的痕迹,黏稠的唾液沾在奈布的脸上,一大片的湿漉让他皱起了眉。裘克在奈布生气的边缘作死试探,成功的看到了奈布满脸的不悦。裘克转移阵地,将头埋在他的脖颈处讨好的蹭蹭,像只红毛大狗,连声音听起来都委屈巴巴的,也许是故意装出来的。

   “那个女人,为什么一直看你。”

   “我亲爱的小番茄,是因为这个吗,就因为这个才仇视了艾玛小姐一整局?”

   “嗯。”

   裘克抬起头任由奈布胡乱亲吻,甚至发出不知羞耻的“啵唧”响声,抽出奈布蹂躏的红色卷发,握住他粗糙的指腹放在掌心,随着亲吻的加深,两人十指相扣。婚礼的进行曲在裘克耳边挥之不去,神父站在眼前朗读誓词的模样更是越发清晰。他将奈布揽腰抱起抱出教堂,再从外面缓慢走进,奈布也由着裘克抱。一直走到了神父面前,裘克放下奈布,两人的十指只分离了片刻,就又紧密相扣。

   在婚约即将缔成时 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永远保持缄默。

   我命令你们在主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理由。

   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你是否愿意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谁把新娘嫁给了新郎?

   “我自愿嫁给这位小丑先生,带着我亲爱的先生的祝福。”

   “我以上帝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不论祸福,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直至死亡。”
  
  “我以上帝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不论祸福,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直至死亡。”

   他们将紧扣的双手放下,却没有戒指。裘克将奈布的左手执起,拿出一枚铜制的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

   这个仪式就算是结束了。他们的婚礼无比简陋,蛛丝作头纱,铜作戒指,没有任何的祝福和掌声,有的只是他们彼此相爱的心罢了。即使这样,却仍能看见奈布——那个坚忍倔强的雇佣兵流下了两行泪水,他踮起脚尖去亲吻自己的爱人裘克,一切都融入在这个绵长温柔的吻中。

   我恨死你了,裘克,让老子等了这么久。

  【 我爱你,成为你的丈夫是我此生不变的荣誉。】

   我也是,奈布·萨贝达。

  【我也爱你。】

   后来,监管者和求生者都少了一人,没人知道去了哪里,也许是得到解脱,在街角的某一处开了一家面包店,过着老夫老妻模式的日子,枯燥无味,但又分外甜蜜。

  

链走评,私设蛮多的,渣文笔+婴儿车

碎碎念

真的被直男癌杰克和智障白莲花恶心到了,不吃杰佣就算了,我在频道说明白了“自定义,杰佣”把我拉进去了吧,我以为是弯的爪爪杰,开局翻窗+求抱,放了点水让爪爪杰抱了(虽然不会用小奶布溜屠夫,但牵制个七八十秒还是没问题)

把我放椅子上了以后,抱着盲女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可去您妈的吧,在炫耀什么?最后杀三放一,放了那个盲女小姐姐。

开第二局前,那个盲女在队伍里卖乖装萌当傻白甜,我不讨厌这种女孩子,觉得还蛮可爱的,可偏偏这个小姐姐就是装过头了,完全忽视我们队伍里另一个小奶布,对于她是第一个坐椅子(被白纹针对了)一点不关心不安慰,我知道你们互相认识,跟这个小奶布可能是不认识,但是能不能体谅一下她的感受?你们在队伍里聊的还挺开心,把我们针对了算怎么回事?

虽然挺多不满,但还是开了第二局,然后我就真真的明白了什么叫“恶心”。又是之前那个盲女,不会玩奈布就算了,开局坐椅子也算了,你挂机算什么玩意儿?

绝对不会再乱加野队了,真恶心:-D

【关于大学宿舍那点儿破事儿】

杰佣,欺诈组,厂律,园医

ooc属于我


“关于大学宿舍那点儿破事儿”

发帖人:【Naib Sabedar】
时间:2018年6月12号下午3:27

【火箭靓仔】现在是猛男时间……啊不对走错片场了,来来来,瞧一瞧看一看,前排出售瓜子,饮料

【Naib Sabedar】喂,自古一楼归楼主没听过吗??

【艾米丽是我的良药】请开始你的表演

【火箭靓仔】请开始你的表演+1

【小曲奇我的最爱】请开始你的表演+2

【魔术了解一下】请开始你的表演+3

【小傀真可爱】请开始你的表演+4

【胖次姬】请开始你的表演+5

【Naib Sabedar】人突然多了……现在言归正传

【Naib Sabedar】我发誓,我见过最骚气最变态的人,莫过于某位J姓校草,主要是,我还跟他一个宿舍,低头不见抬头见。其实刚开始,我对他还挺有好感的(游戏玩的不错),直到从某天开始,他脑子跟抽风了一样,天天说一堆土味情话……
日常对话如下:
“你想喝什么”
“随便,你喝什么我喝什么”
“我想呵护你”
“滚”
我以为他只是一时的抽风,过段时间就好了,结果还是我太天真了……
“你知道你和动物的区别是什么吗?”
“什么?”
“动物住在洞里,而你住在我心里。”
“……不用我多说了吧,滚!”

【Naib Sabedar】??????怎么才能让这个二傻子回魂,在线等,挺急的?????

【大针管子头上抡】不救,不想,救不了,回去等死吧

【艾米丽是我的良药】卧槽,就我觉得这些土味情话很撩吗!?

【艾米丽是我的良药】惊现艾米丽!呜呜呜快跟我回家媳妇!

【楼下穿过粉色蕾丝】这就是爱~~楼主别挣扎了,在一起!在一起!

【火箭靓仔】在一起!在一起!

【小曲奇我的最爱】在一起!在一起!

【手电筒照亮你的丑】在一起!在一起!

【魔术了解一下】在一起!在一起!

【胖次姬是我身下受】在一起!在一起!

【胖次姬】在一起!在一起!(喂楼上你的名字够了!)

【小傀真可爱】在一起!在一起!

【Naib Sabedar】抱歉刚才去喝了口水,顺便扇了老流氓J一巴掌

【火箭靓仔】说的口♂干♂舌♂燥

【胖次姬】(回复Naib Sabedar)然后难耐的呻吟道“啊、嗯唔~老公操我~”

【Naib Sabedar.】(回复胖次姬)停下,限速,拉走

【Naib Sabedar】哪里来的野生高仿,报上名来!@Naib Sabedar.

【Naib Sabedar.】我就是某位J姓男子啊(微笑黄豆)

【Naib Sabedar】!?你不是不玩贴吧吗!?

【Naib Sabedar.】喜欢一个人当然要关注他的所有啊,为了你而已:)

【胖次姬】啊啊啊,快看!这对cp好萌啊啊啊啊原地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猝死

【魔术了解一下】前排嗑瓜子

【手电筒照亮你的丑】前排一起嗑瓜子

【小妹妹约吗】等等,楼上和楼上的楼上经常一起出现,莫非也是一对野生cp!

【胖次姬是我身下受】嘻嘻,姬姬,咱们也一起~

【胖次姬】滚,老子不认识你!

【小曲奇我的最爱】哇,发生了什么,我错过了什么,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怎么还开上车了!

【火箭靓仔】哈哈哈哈哈哈现在的场面就是Sabedar翻车了哈哈哈哈他以为J不玩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到J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傀真可爱】默哀

【大针管子头上抡】默哀

【艾米丽是我的良药】默哀

【瓦尔莱塔小姐】默哀

【别欺负我眼瞎】默哀

【小曲奇我的最爱】默哀

【魔术了解一下】默哀

【手电筒照亮你的丑】默哀

【胖次姬】默哀

【胖次姬是我身下受】默哀

【楼下穿过粉色蕾丝】默哀

【小妹妹约吗】默哀

【Naib Sabedar】……吾大去之兮不远矣……

【Naib Sabedar.】你倒也知道,乖乖从厕所出来:-D

【Naib Sabedar.】我不介意给宿舍换个新门

【火箭靓仔】J哥,算了算……别放过他!

【火箭靓仔】(图片:日他!!!)

【别欺负我眼瞎】滴,限速,楼上别太嚣张了,刚从小黑屋出来,还想再进去吗?不谢

【瓦尔莱塔小姐】滴,免费蜘蛛网,不谢

【手电筒照亮你的丑】滴,好心的朝阳群众已举报火箭靓仔,不谢

【楼下穿过粉色蕾丝】滴,不知道发生了啥的吃瓜群众已举报火箭靓仔,不谢,我叫雷锋

【大针管子头上抡】滴,楼上的名字黄牌警告,不谢

【小傀真可爱】滴,医生姐姐社会人,已经被圈粉,不谢

【火箭靓仔】现在是猛男时间!!!

【Naib Sabedar】过分了你们

【Naib Sabedar】咳咳,我接着说啊

【火箭靓仔】啧啧,不怕被老J操死?

【小傀真可爱】滴滴滴,黄牌

【大针管子头上抡】滴滴滴,黄牌

【别欺负我眼瞎】滴滴滴,黄牌

【艾米丽是我的良药】滴滴滴,黄牌

【小曲奇我的最爱】滴滴滴,黄牌

【手电筒照亮你的丑】滴滴滴,黄牌

【魔术了解一下】滴滴滴,黄牌

【Naib Sabedar.】滴滴滴,黄牌

【Naib Sabedar】我tm真的没想到我的室友竟然都是一群逗(sha)比(bi),刚认识的时候那么正常的一群人!!先不提@Naib Sabedar.就说说LL,卧槽,我真没想到,他他他居然绿了我们校长,就那个一瞪眼能把小孩吓哭的那个校长!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每天我都和J还有XYE出去住!我觉得完全可以给我们换一个宿舍,我真的不想一回来就知道神圣的宿舍里发生了什么龌龊的事情:)!

【火箭靓仔】我觉得海星

【小曲奇我的最爱】我觉得布星

【魔术了解一下】啧,这是学校老师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啊。@手电筒照亮你的丑

【手电筒照亮你的丑】老神棍你干嘛

【魔术了解一下】闲着也是闲着,艾特一下我媳妇怎么了

【手电筒照亮你的丑】……滚!〃—〃

【小傀真可爱】恋爱的酸臭味

【Naib Sabedar.】咳,虽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好歹也收拾一下吧。

【胖次姬】妈耶,赤鸡!ԅ(¯﹃¯ԅ)

【别欺负我眼瞎】虽然不知道男生宿舍是什么样子的,但瓦尔莱塔小姐的形容……有点惨不忍睹@瓦尔莱塔小姐

【瓦尔莱塔小姐】哦亲爱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Naib Sabedar】哟,火箭靓仔死哪去了

【大针管子头上抡】哦,关小黑屋了

【艾米丽是我的良药】我错了,能不能让我进去哇qwq@大针管子头上抡

【大针管子头上抡】呵呵,想都别想

【胖次姬】这世界上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只有我!散发着单身的清香!

【小曲奇我的最爱】别闹,你们情头都摆着呢@胖次姬@胖次姬是我身下受

【Naib Sabedar】好了好了,停一下停一下,继续说哈

【Naib Sabedar】我最后一个室友,XYE,他和LL差不多,但比LL能好点(说实话),他和图书馆的管理员谈恋爱了,每天小两口恩恩爱爱甜甜蜜蜜,卧槽,整个宿舍就我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Naib Sabedar.要不咱俩凑一凑过了?

【Naib Sabedar.】当然愿意,我的小甜心@Naib Sabedar

【Naib Sabedar】嘁,油嘴滑舌的老流氓……

【胖次姬】啊啊啊啊终于在一起了吗!?现场直播啊啊啊啊啊啊啊!!

【胖次姬】祝99

【魔术了解一下】祝99

【手电筒照亮你的丑】祝99

【别欺负我眼瞎】祝99

【小傀真可爱】祝99

【瓦尔莱塔小姐】祝99

吧主【大针管子头上抡】已将【火箭靓仔】解禁

【火箭靓仔】祝99

【小曲奇我的最爱】祝99

【胖次姬是我身下受】祝99

【艾米丽是我的良药】祝99

【楼下穿过粉色蕾丝】祝99

【小妹妹约吗】祝99

…………

“吧主【大针管子头上抡】已将此帖升为精华帖”

至此,奈布和杰克的故事就结束了。

当你遇到一对依偎在一起的同性情侣时,即使不看好他们,但也请不要用难听侮辱的话语伤害他们。请你用最平常的目光去待看他们之间的爱情,你会让他们更加相信,同性恋不是多么肮脏的病,他们是平等的。

让他们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也能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接受别人艳羡和祝福的目光。

他们其实非常辛苦,只是恰好爱上了一个与自己性别相同的人,却要承受着其他人的白眼和歧视。他们不愿屈服,仍固执的紧紧牵着对方的手,走在大街上,不论被骂如何恶毒的语言。

哦,他们的身高差很大,其中一个人风度翩翩,绅士风度,另一个则是有点儿暴躁和沉默,总喜欢戴着兜帽。

你问他们是谁啊?

嘘——才不告诉你他们是杰克和奈布呢。




















【猎物与玫瑰】

   Dear, I know you're hungry

   亲爱的,我知道你已饥肠辘辘

   You have already stared at my rabbit

   你早已盯上我这只兔子

   Come on, chase me, I'm willing to be engulfed by you

   来吧,追逐我,我甘愿被你吞噬入腹

   Your teeth pierce my throat

   你的牙齿刺破我的喉咙

   You are sucking my blood with greedily and dismantling my meat

   你在贪婪的吮吸我的鲜血,拆食我的肉

   Hey, dear, you look really hungry

   嘿,亲爱的,你看起来实在是太饿了

   Treat me so rudely and treat the food in your eyes

   如此粗鲁的对待我,对待你眼中的食物

   But I don't regret it. I lost my glowing eyes to you

  可我并不后悔,失去光芒的眼神在对你说

   I love you

   我爱你

———————————————————
———————————————————

   怪物。

   相比廓尔喀人的高大健硕,他却意外的纤瘦,从陈旧得有些掉漆的护肘,不难看出主人的爱惜,这是被他仔细擦拭、保存的。

   奈布·萨贝达。

   是个难得能在战场上保持清醒的人,他不一定是最强的雇佣兵,但一定是最坚忍,最倔强的那一个。从不放弃任何击败对手的机会,只要抓住一丝破绽,就会用那把廓尔喀弯刀刺向对方的喉咙。鲜血的飞溅早已是家常便饭,可惜,他却是个逃兵,这着实让人扫兴和唾弃。

   开膛手,呵,不过是一个被女士们放水的孬种。

   非常难得,杰克露出了彬彬有礼的面具下的另一面。猩红的眼眸在雾中发出诡异的光芒,面对挑衅的杰克冷静得可怕,仍保持嘴角一贯的笑意,只不过多了些阴冷罢了。杰克抚摸沾染血迹的利爪,给这个嚣张的挑衅者——奈布·萨贝达最后的时间。

   不要生气,杰克先生,请放轻松,这场游戏你一定会赢的。

   奈布·萨贝达刚刚还是满脸讥讽,不断发起挑衅,此时却像换了人格,温和地劝慰游走在耐心破裂边缘的杰克。奈布·萨贝达的语气舒缓,让人听起来颇为舒适,他惯性去摸护肘,似乎这样才能找到些许安全感。

   可爱的小姐们已经离开了,奈布先生。需要我送您上天吗?

   奈布摇了摇食指,发出惋惜的啧啧声,他抬起头,兜帽下是坚毅却有些幼齿的脸,宝石蓝的眼眸意外的纯净。是与他本人历尽战争和生死不同的干净,是那片很久以前的净土。微勾起的唇角能看出以前曾被细细的线缝合又拆下,只留下了两道月牙形的疤痕。

   杰克有一瞬间的失神,记忆中那人熟悉的脸颊又映入眼帘,与面前的人渐渐重合,却默默的在心里划上叉。他身上干爽的气息和那张灿烂的笑脸,在树荫的遮挡下那片白得扎眼的肌肤。身体里的每个细胞,无一不在叫嚣着占有他,侵入他。

   哦不不不,这可不是“绅士”应该说的话,太粗鲁了不是吗。

   他一连用了好多“不”,佯装一副真诚的模样,似乎是杰克多年的老友,正把他从悬崖边拉回,警告他危险。但奈布·萨贝达这个男人,能从求生者中脱颖而出,让所有监管者头疼不已,显然除了灵活的身手,头脑也是颇为清醒的。杰克非常相信这一点,他曾亲眼看到小丑裘克——那个监管者中的疯子,被奈布·萨贝达耍得团团转,连片衣角都没有碰到,着实是狼狈不堪。这也让裘克一度颜面扫地,被嘲讽得体无完肤。

   也是从这时开始,杰克对这个战场上的逃兵感了兴趣。却已经不是抱着简单了解的心思了,杰克频繁与其他人换班,只想撕裂那张令人厌恶的假面,挫了他的傲气,让他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由自己宰割。

   来吧,用你的利爪刺穿我的身体,让我成为你的战利品。

   我亲爱的开——膛——手——先生。

   殷红的长袍流窜在红教堂的拐角处,杰克气极反笑,在奈布·萨贝达的身后不紧不慢的跟进,可距离却在不断缩短。杰克只见奈布·萨贝达突然停下,他站在木板处,一只手并拢成圈,中指插入圈中,抬眼冲杰克笑得肆意。随后衣袍翻飞,纤瘦的身体隐于众多坟墓后,只依稀看见一点殷红。

   污秽的挑衅手势让杰克更兴奋了,他对奈布·萨贝达的兴趣已经到达了极限,没有任何一个猎物比他更吸引人,更想让人将他压在身下任意欺凌,让他露出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弱态。

   让他屈服。

   让他哭。

   奈布·萨贝达似乎是倦了这种无聊的追逐游戏,用掉最后一个钢铁冲刺,撞到杰克身前。开膛手杰克对于送上门的猎物,从来不会放水,如奈布·萨贝达所愿,将他挂上了椅子。趁着还没离开游戏,即使是坐上了椅子,奈布·萨贝达也当然不会放过这一星半点的空隙,他一向都很懂得把握机会。

   别想太多,只不过是我不想玩了,反正也会输。

   杰克挑眉,不以为然,他预料到倔强如奈布·萨贝达,一定会说些什么,与料想中倒也没差多少。杰克转身,面具下酒红色的眼眸闪动着诡异的光芒,玫瑰的浅淡香气萦绕在鼻尖,虽不是很浓郁,但偶尔用来提神醒脑也还不错。

   这幅嘴硬的模样真是美极了——

   晚上好,杰克先生。

   良好的家教让艾米丽·黛儿即使是面对着厌恶入骨的监管者,也扔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打开门请杰克入内,对监管者的到来并不陌生,因为厂长曾来看过艾玛很多次,美智子也偶尔会来求教一些关于如何护肤等等的问题。

   您说奈布吗,他真的是非常可靠,令人安心的强大呢。

   我们这些老女人都很喜欢他呢。

   可能是因为奈布是雇佣兵吧,新伤会牵扯旧伤,治疗时间比别人长很多呢。

   艾米丽·黛儿一边自说自话,另一边整理着医疗箱,抬眼看向沉默的杰克。那束玫瑰真是美得耀眼,娇艳欲滴,从细微的泥土味可以辨别出,是刚摘的。在庄园里,除了监管者房间后的那座玫瑰园里的玫瑰,艾米丽·黛儿实在是想不出哪里还有了。

   送给奈布的吗?那就请放在这里吧,明天奈布会过来换药。

   杰克微微点头致谢,留下那束玫瑰,转身离开。

   艾米丽·黛儿拿起玫瑰,见杰克一直紧握不放,认为尖刺早已被磨平,可当她握住枝茎时,却被尖锐的刺扎伤了掌心,甚至刺进了柔软的肌肤里。艾米丽·黛儿下意识的松开手,疼痛席卷了感官,食了教训的艾米丽·黛儿,小心的捏着修剪得圆润的枝茎底部,从而将它插入素雅的白色花瓶。

   没想到开膛手杰克,居然也是个痴情种。

   女人轻笑一声,掌心处的伤口渗出丝丝血液。
 

————————————————————————————————————————

   疼吗?

   杰克君难得这么狼狈呢。

   艾米丽·黛儿一边包扎,一边问他。

   美智子的微笑带着些许嘲讽,但为杰克涂抹药水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疼。

   遇到了有趣的猎物。

   为什么不挣扎,为什么不跑,为什么不松手。

   杰克君,为什么故意让他用木板砸你。

   艾米丽小姐,我一直以为你会知道。

   没什么。

   奈布·萨贝达微微翻身,打断了艾米丽·黛儿的包扎动作。

   杰克偏头,酒红色的眼眸里意味不明,他目光游离,良久才慢慢回答道。

  

——————————————————————————————————————


   只是不想让他受伤而已。

  

  

  

  

  
  

  

 
  

abo车

一辆小破车,车门给你焊死,谁都别下车
https://m.weibo.cn/6475744751/4242219289863879